一段引人思考的音频

And “Then….”!

From a Boston newspaper, new Era, June, 28, 1854.

Listened this,  read the bible, pray. Let’s depend on H@m, take encourage! 🙂

“相信命运”的多重意义

前几天,读了一个朋友写的一个微信留言:

我们应当相信,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 来到人间的。无论他多么的平凡渺小,多 么的微不足道,总有一个角落会将他搁 置,总有一个人需要他的存在。有些人在 属于自己的狭小世界里,守着简单的安稳 与幸福,不惊不扰地过一生。有些人在纷 扰的世俗中,以华丽的姿态尽情地演绎一 场场悲喜人生。

如果我们相信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那么问题一般将会停留于我们每一个个体,做为你,我,他或她是否觉得她自己的命运对于她来说是非常清楚的呢?实际上,关于“命运”的问题的真正准确的一点就是我们作为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个体去理解,去寻找他或她属于自己的命运。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问题。”自由和自主” 与 “命运决定论”观念的张力马上 浮现在我脑海中—-我花费了很多思考,生活经验,和知识才理解这两个方面的“假”对立,才知道它们只是一个我们人类不完美语言的几个“想法的标签而已”。

我们很容易看到这个世界上的不同人们生活的模式,所以很容易去描述它们(用我们自认为很准确的语言)。

只是加一个题外注释:我个人认为,上面的留言中,除了第一和第二句能给读者或作者或任何人许以信息和鼓励外,剩下的描述恐怕一点都不准确(至少,它们只是一些表象,不可能是一个全面真实的描述) —- 我想,没有一个生命的一辈子都是充满 “安稳与幸福”, 如果把“幸福”理解成一切都很好;至少,真正的幸福意味着它生活中的容纳 悲伤,哀愁 和 苦难。而且,我也觉得,任何人(除了对某个人的一个临时的生命阶段外)都不想自己的一生去过一种“以华丽的姿态尽情地演绎一 场场悲喜人生”。

问题来源于,当人们面对他或她自己的问题时。我必须承认,我自己总是感觉自己经常面对这样的张力: 因为我相信创造我们的主,而且经常感到上帝的对我们生活安排的神秘性感到敬畏;以至于怀疑的出现:”难道这真的就是我这一辈子将会过的生活吗?这就是我的真的命运吗?” 我问我自己。不需要多久,我就会意识到这些问题是如此的虚假;我们不应该去问我们无法给出答案的这些问题。
只有上帝知道!我的意思是,谁知道我今天会在这里过这样的一个生活(特别是在10年以前,我在我长大的小城市里得到第一份工作时,还是免费为人打工的)?而且,谁又能知道,当我是小孩子的时候,非常快乐的我和我双胞胎兄弟之中会有一个人,同时包括精神和生理上都经历那么大的,长久的痛苦?而且,我也在一同经历这种痛苦。

一生中,我们都将会经历一些“改变生活”的大事件,包括好的和坏的:突然的财富,婚姻,失去健康,失去所爱的人,经济和物质上的突然失落,或者我能说“经历一种宗教性的觉醒”。这也许是上帝的安排来使我们每个人都得到测验(只有上帝才有这个资格来做向我们做测验)。当改变生活的大事件发生时,有两种可能我们可以选择:A. 它可以坚定磨练我们的信仰。它可以成为上帝像我们揭示我们命运的工具。经常在生活的困难时期,对于我们有坚定信仰的人来说,我们对我们的命运有更清楚的认识。B. 它可以做为给我们施加具有彻底摧毁信仰的怀疑论。当我们失去我们所爱的人时,一个人可能从一个有神论者变成一个无神论者;或者觉得一辈子的修炼的那些宗教信仰的框架教条显得那么苍白和无意义。但是,无论是 A 还是 B,一个人的生命将会不再一样,将会经历一种内在的转形。

还有,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有一个共同点。很多宗教文件里以此可以说所有的人类的命运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最终我们都会 死亡。

我希望,我的信仰能足够的强大,能给我足够的力量来面对生活中给我带来的任何东西。

更新: 记得最近听了一期 “Freakonomics” 的 podcast, 提到就是在所有的那些中了彩票或赌场好运的人中,几乎所以的人,对,我是说100% 的他们,都把自己的一夜暴富的财富浪费了。平均1-2 后,他们回到了他们以前的旧的生活。一个很有趣的研究,对于我来说,它似乎在说明命运确实存在,只是存在于我们不能轻易察觉到的地方。

选举宣传单

回家自己家门上夹着一传单宣传什么选举权,你知道,自然是"红色"的。对这些文件造就当废纸了,但是这次突然因为无聊,仔细看看,好像是要求得事实来证明我已持有的观点一样。不出所料,除了一些什么"神圣的一票","履行光荣的选民职责"等等这样的话语外,另外还有不可忽视的文字说明怎么去注册选民的。发觉与其说是"怎么去成为选民",不如说是"什么是选民";这些文档上的中文,总是有一种混淆"how"和”what"的倾向。原来,不是任何合法诚实纳税的成年人都"是”"选民"的。

(P.S. 哦,还有,不要忘了,有没有选举权和会不会去投票是两回事。)

我的精神状态—随岁月更新

我不想,应该说是拒绝宗教原教旨。

. 我是一个有信念和信仰的人。

. 如果以任何正统宗教的教义体系来追问我的信仰立场,我感觉对基督教系统的教义还有很多不认识。精神的归属是一个很重要重要的事以至于给自己强求一个宗教或其他思想上的标签并不重要!

. 美好的思想和价值观的发现取决于a)对生命,美,以及生活的热爱<br />b)精神的理性和逻辑推理的清晰思路的保持和发展。

a和b的存在来源于造物主。对a和b的丧失将会是非常危险和恐怖的境地—>无论是在个人的层面还是社会的层面。</p>